[遭殴打女游客和解]_被打女游客回应“网骂”:为钱和解?部分网友不了解法律-6名城管殴打学生

被打女游客回应“网骂”:为钱和解?部分网友不了解法律 ? ? ? ? ? ?被打女游客回应“网骂”:为钱和解?部分网友不了解法律 “他们该判刑的还会判刑。别说我,任何人都不可能撤回刑事诉讼。” “我不想再找男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他离开了。” “他们赔的钱完全不够我后续恢复容貌所需要的医疗费。” “这次的不幸已经过去,我争取努力面对新的生活。” 殴打:面目全非 241天后,当再次回忆起事发时的情景,小董依旧心有余悸。 2016年11月11日凌晨,在云南丽江古城一个名叫“宁蒗”的烧烤店里,小董和她的两位朋友被打。数轮殴打后,小董面目全非,一条数厘米长的伤口从眼角爬到左鼻翼。 此事经她以网名“琳哒是我”在网上曝光后,引发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 鉴定:轻伤二级 后经司法鉴定,小董为轻伤二级。 今年3月9日,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和荣松等6人涉嫌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一案; 4月19日,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董某某提出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 现状:撤诉、开庭 之后,此案的每个进程都牵动人心。 前天,云南丽江古城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自行达成和解并已实际履行,因此裁定准许小董撤回起诉。 另据新华社报道,这一女游客在云南丽江被打致毁容案,将于7月14日在丽江开庭审理。 意外 我只睡了4小时 很多网友来骂我 因为去年在云南丽江被打毁容一事,小董的遭遇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和同情,案件也进入司法程序。 被打241天后,她终于等来了开庭的确切消息,但在电话那头,@琳哒是我(小董)情绪激动,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7月10日开始,她被多名不明真相的网友责骂。 原来,7月10日下午云南丽江古城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自行达成和解并已实际履行,因此裁定准许小董撤回起诉。 之后,有媒体以《丽江遭殴打女游客与6名被告人达成和解 撤回诉讼》为题对此进行报道,引发广泛关注。有网友给@琳哒是我 留言称,“我关注这么久,只是想要一个公平公正!你怎么可以说撤就撤!” 小董说,尽管自己通过微博贴出《开庭公告》,也无法阻止一些网友的责骂,有人甚至说她活该,“你同情她,为她鸣不平,她得了钱,反倒和凶手和解,让凶手逍遥法外。” 对此,小董昨日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称,她只是撤回了民事诉讼,被告该判刑的还得判刑。“昨晚到现在,我只睡了4个小时,很多网友来骂我,骂我有用吗?我纵使万般无奈,又能怎样?” 释疑 撤销民事诉讼 符合法律规定 据新华社报道,备受关注的女游客在云南丽江被打致毁容一案,将于7月14日在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已与被告人达成和解,撤回诉讼。 新华社的报道称,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10日发布通报,该院受理的被告人和荣松涉嫌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杜澄、曹二车龙补、吴原华、赵智、和凌波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将于7月14日上午9时在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据通报,该案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董某某与六位被告人经协商达成和解并已实际履行,于7月5日申请撤销民事诉讼。经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审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准许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董某某撤回起诉。 对 话 被打女游客称已花完20多万积蓄: 网文标题只说“和解” 不说是民事还是刑事 7月11日下午,小董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民事诉讼和解获得的赔偿远不能满足自己恢复容貌所需要的费用,“一个女孩子的脸有多重要,你出再多的钱,我能恢复到以前的容貌吗?很多人看的是热闹,但我生活的困难他们不在乎,我承受的压力他们并不知道。” 委屈 并未撤回刑事诉讼 该判刑的还会判刑 红星新闻记者:昨天(7月10日)有消息说,你收了钱,和被告和解了? 小董:网上的那篇文章在标题里只说和解,不说是民事还是刑事,再加上部分网友不了解法律,所以造成了误会。你想,我之所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就是为了索赔,现在民事诉讼通过协商解决了,撤诉了,不是很正常吗?如果不撤诉,后期大笔费用谁给我出?当然,他们(被告)该判刑的还会判刑。别说我,任何人都不可能撤回刑事诉讼。大家以为这件事给点钱就这么了了?不可能。 红星新闻记者:这个消息导致很多网友骂你? 小董:看到了,他们骂我,我很无语,也很无奈。昨晚(7月10日)直到现在,我只睡了4个小时。有很多网友来骂我。骂我有用吗?我纵使万般无奈,但又能怎样?作为当事人,我只能发一个开庭公告。再说,和解了,又怎么样,被人家打成这样,可以一分钱不要吗?这个案子拖了这么久,不管什么人,心理和物质上都没办法承受。 红星新闻记者:怎么看网友对你的支持和责骂? 小董:很多人看的是热闹,我生活上的困难他们不在乎,我承受的压力他们不知道。一个女孩子的脸多重要,你出再多的钱,我能恢复到以前的容貌吗?难道我不应该把损失降到最低?我还需要生活,不是吗?再说,我总不能为了满足大家的意愿,就把这件事拖得没完没了。我也想重新开始。 […]

Continue reading →

[女子产假公司解散]_女子休完产假却发现公司解散 被移出群聊工资未发-手镯事件成功和解

长沙的肖女士在一家上海公司的长沙分站工作。近日,休完产假的她发现自己已被移出公司群,且未收到5月工资。6月15日,该公司工作人员称,肖女士的问题可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肖女士介绍,去年1月,她和上海悦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期限是2016年1月至2019年1月,试用期6个月。去年6月,肖女士发现自己怀孕,便申请休产假。休假后不久,肖女士从同事处得知,长沙分站已解散。今年6月12日,肖女士联系上海总公司一人事负责人询问工作安排,却没有得到回应。随后,发现自己被移出工作群,打卡记录和工作邮箱均被删除,而5月工资仍未发放。 上海悦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一工作人员表示,对于肖女士反映的情况,建议走法律程序解决相关的主题文章: [女游客被打案一审]_“女游客丽江被打”案一审 6名被告人当庭表示悔过-儿童网游暗藏色魔

Continue reading →

[乐视总部躺讨债人]_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供应商 员工:很正常-首列中欧班列抵达

乐视资金问题近日引发普遍关注,在接连传出贾跃亭及乐视系部分资产,因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而被法院冻结之后,其供应商态度也在悄然转变。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乐视大厦,发现在其一楼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自带高分贝音响设备,现场循环播放“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记者询问得知,他们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共有19家。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协商,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 当天下午,乐视方面向记者回应称,已经与上述供应商达成了还款协议,且他们已经按照计划收到了款项。但一位店建供应商表示,供应商当天并没有同意沟通方案,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方面进行沟通。 供应商代表:“这次一定要拿到钱” 在乐视大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到了一位自称来自浙江的店建供应商代表阿文(化名)。阿文称,乐视移动欠了他们350万元,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在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 作为一家职员只有9个人的小企业,阿文所在公司在去年6月第一次接到乐视移动订单。“作为一家小公司,能接到乐视的订单,我们当然非常激动,所以立马就投入了工作。”阿文说。 按照当时的协议,开出发票日期后的两个月内,乐视移动就应该付款。不过,记者了解到,当时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应的违约协议。“当时就觉得乐视家大业大,而且行业内之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没想过会出现欠债的情况。”阿文说,在签订协议后,乐视移动对“质量和速度”要求较高,因此他们把其他的订单都放下了。 阿文表示,“乐视移动建店要求必须有柜台,这就增加了建店的时间和成本。而且乐视的柜台灯光是全场最亮,达到8000K(色温)。我们之前做其他品牌的店建时,灯光一般在5000K左右。” 阿文说:“由于这边的订单是一波一波的,一般一次会有个几家,所以我们这边在7月份之后就一直做着。” 到了去年11月,这家供应商和乐视移动的合作停止。阿文表示,没有预料到乐视会拖欠款项,直到去年底的时候,由于业界开始讨论乐视的问题,才逐渐感觉情况不妙,今年1月开始来京要债。在来京要债之前,已经与乐视移动方面有过多次沟通,但都没有结果,只好和其他被乐视移动欠债的供应商一起到乐视总部讨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由于被乐视拖欠款项,不少供应商自身也面临被讨债的尴尬境地。现场另一位供应商代表向记者感叹道:“没拿到钱,我也不敢回去啊。” “我这边相比其他供应商会好一些,债主主要也是到公司去要账,但有些供应商的债主都到他们家里去要账了。”阿文表示,对于他们这类小企业来说,虽然日常经营成本不算高,但是300多万的债务压力简直就是关乎命运。 “这次讨债一是自己的上游供应商也在浙江跟我们讨债,压力很大,所以过来这边找乐视要债。二是因为看到乐视目前的状况堪忧。”阿文说,这已经是他们第8次过来要债了。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目前也还在预期之内。 据了解,截至昨日,阿文这批供应商此次已经在北京要债近一个月,25号之前以交涉为主,之后才来到乐视大厦讨债。“最近酒店的住宿费还涨了,目前都要300多/天。”到目前为止,阿文除了其他费用,住宿费用已花费了六七千。 在阿文看来,目前他们主要是以一种“在合法的情况下不采取法律途径”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拿到钱的决心过来!”阿文表示。 乐视员工:很正常,对自己没影响 5日下午,乐视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乐视大厦一楼的所有店建供应商已经跟乐视方面达成协议,形成了付款计划。目前乐视正在按照计划执行,且店建供应商已经如约收到了相应款项。 但阿文表示,当日下午和乐视官方就还款事宜进行了协商沟通,乐视提出的方案是分期付款,由于分期时间较长,同时协议方案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讨债者并没有同意沟通协议内容,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进行沟通。 阿文告诉记者,来了这么多天,没有见到过贾跃亭本人。 讨债过程中保持克制,一直采用静躺和扩音喇叭喊话方式,并没有发生过激行为,在此之前也和乐视其他高层有过沟通,不过都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 阿文透露,由于公司从事业务都和乐视店建、手机广告制作等相关,作为乐视之前合作伙伴也有接触,这次集体讨债完全由19家供应商自发而来,希望通过集合的力量得到乐视的正面回应。“我们有个微信群,之前也有两家供应商由于坚持不了,退出了队伍”。 在乐视一楼大厅这些供应商所躺的毛毯上,记者也发现了已经食用一部分的清咽片等药品。 乐视大厦一楼中信银行营业人员告诉记者,一般上午九点这些乐视供货商会集合到乐视一楼大厅,到下午6点他们下班的时候,这些人也还没有散去。记者现场发现,由于现场喇叭声音太大,一名穿行的大楼工作人员双手捂起了耳朵。 在乐视大厦外,记者遇到两名乐视员工,她们对公司的资金问题看得很淡,觉得很正常。她们说乐视自去年债务危机以来,来讨债的人很多,员工觉得很正常,因为对他们员工没啥影响。她们说一家公司如果陷入危机,就一定不会在很短时间内解决,这种事情肯定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记者还发现,乐视大厦一楼的乐视生态旗舰店围起了隔离带,已经大门紧闭,不对外开放。透过玻璃窗,记者可以看到一辆乐视电动汽车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车身已经落下了些许灰尘。相关的主题文章: [司机冲进晨练队伍]司机冲进晨练队伍 专家:健身不能以违法为前提-彩虹5首飞成功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