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湾海涂上张开的巨网 牵出捕猎野鸭的利益链-yuria

杭州湾海涂上张开的巨网 牵出捕猎野鸭的利益链 每年秋冬,正是候鸟大规模迁徙至杭州湾畔栖息的时候。然而,位于宁波慈溪北部的杭州湾海涂里,有人正拉起一张张绝命网,围猎各种迁徙的候鸟。鱼虾丰美的广袤海涂,成了迁徙候鸟的“鬼门关”。现在,他们成了慈溪森林公安的追捕对象。一条捕、收、卖的利益链条,由此被揭开。捕鸭人:每天守在沼泽地晚上偷偷摸摸网野鸭在四灶浦江东边的沼泽地里,放眼望去,矗立着数十根大大小小的竹竿,水塘中不时传来“嘎嘎”的叫声。水塘间正悬挂着一张张由透明尼龙丝制成的大网,附近临时搭建好几座茅草屋,47岁的老沈就住在里面,边上还放置着热水瓶、手电筒以及一些竹竿和网等。11月5日早上6点多,他刚走到沼泽地准备收网,就被埋伏在此的森林公安逮了个正着。“我们接到市民线索,有人在非法猎捕、收购野鸭。”慈溪森林公安相关负责人说,他们蹲点守候一周,并借助天网工程,锁定多名嫌疑人,终于在这天开始“收网”。老沈撒腿就往回跑,森林公安紧追不放。他终于成了第一个落网的捕鸭人。老沈说,他原先在上海做生意,生意失败就回慈溪抓跳跳鱼为生,今年生意不好,听村里的兄弟说野鸭赚钱,就跟着来抓野鸭。今年国庆节开始,他就在水塘边安了家,先在沼泽地选地圈了一个水塘,又在水塘之间支了四张网。这些网,是他在市场以65元一张的价格买来的。网下面,就是他放的“诱饵”——22只媒头鸭,都是市场里45元一只买来的。媒头鸭,是用来吸引野鸭的引鸭。一到夜晚,这些双脚被绑住的引鸭们会大声喊叫,吸引附近的野鸭“上钩”,看到有野鸭飞下来,埋伏在草舍里的德老沈就立即把网一拉,反应不过来的野鸭会落网被捕。这一个月,他陆续抓了10只野鸭。这些鸭子,他都拿到附海大街上卖,小的55元一只,大的一只卖180元。这一回收网,鸭子没抓到,老沈自己倒被森林公安网住了。收鸭人:抓来的鸭子他负责回收再以每只20元的差价销售11月8日凌晨,另一个捕鸭人落网,他说出了一条重要线索:捕鸭人还有“下线”,每天上午9点左右,都有一群外地人来收鸭子。这些人都很谨慎, 见到陌生人不说话,骑着摩托车,车前筐是盖好的,里面放的是刚收来的野鸭。捕鸭人说,这些鸭子会被卖到附近的农贸市场,有的也会被直接送进各种农庄和餐馆。这边,警方继续追捕,那边,有三名犯罪嫌疑人受不了压力来投案自首了,其中就有一个收鸭人。这个收鸭人姓王,是个鱼塘主,自家鱼塘还驯养了50多只媒头鸭。去年9月,有几个外地人来找他买引鸭,闲聊间,说起了抓野鸭的事。老王和外地人一拍即合,做起了中间人,外地人负责捕鸭,他负责回收销售。老王交代,这些捕来的野鸭,大多是斑嘴鸭和绿头鸭,光去年他就收了200多只,最多的一次就收了30多只。这些鸭子,它以每只20元的差价,卖给了钓鱼的客人。今年,他本想继续赚一笔,但还没做成买卖就听说捕鸭人陆续被抓了,老王也坐不住了,想想自己的作为迟早露陷,赶紧来自首。“我也知道抓野鸭是违法的,但真不知道后果那么严重。”他一脸懊悔。森林公安:不管是捕鸭人还是收鸭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慈溪森林公安告诉记者,被捕猎的斑嘴鸭、绿头鸭,都是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也列入中国国家林业局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捕鸭人沈某,违反狩猎法规,在没有办理特许猎捕证、狩猎证等许可证的情况下,于禁猎期内非法狩猎情节严重,其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涉嫌非法狩猎罪,依法批准逮捕。而收鸭子的王某,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所得收益罪也被拘留。为确保候鸟平安迁徙,国家林业局今年开启了保护候鸟“清网行动”,重点区域就在宁波的杭州湾、三门湾、温州乐清湾、嘉兴南北湖等候鸟迁徙地区。行动开展至今,宁波森林公安共查处各类破坏野生鸟类资源违法犯罪案件7起(其中刑事案件3起,林业行政案件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0人,刑拘6人,网上通缉4人。检查野生动物活动区域53处,收缴野鸭100只、画眉鸟2只、猎捕野鸭的诱鸭62只,捣毁猎捕鸟类的张网111张、猎棚64个。其中,截止记者发稿时,“清网行动11. 8”专项行动共刑事拘留6人,其中3人系投案自首。另外专案组还将根据线索继续追捕犯罪嫌疑人,绝不让一人漏网。市民有相关线索,请第一时间与警方联系。相关的主题文章: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