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数据
调查数据

  文/表 广州日报记者罗桦琳 通讯员周伟、粤省情、胡美然

  由广东省社科院、广东省社情民意研究中心联合编辑的《2017广东省经济社会发展报告》日前正式发布。其中的关于广东民生与社会发展的报告显示,广东独居老人占总体老年人数量一成以上,仅与配偶同住的空巢老人占总体两成以上。数据显示,广东老年人生活状况总体较为理想,但存在孤寡老年人比重大、老年人对自身健康缺乏管理等问题。  孤寡高龄老人比重大:

  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六成丧偶

  广东省社科院参与了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邓智平表示,调查结果显示,广东老年人生活状况总体比较理想,但存在几个比较突出的问题。

  一是丧偶、独居和空巢老人比重不小,尤其是孤寡高龄老年人比重较大。从婚姻状况来看,广东老年人中69.5%有配偶,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人丧偶率为60.7%,其中高龄女性丧偶率为78.2%,男性为34.2%。

  从老年人同吃同住的家庭成员情况来看,独居老人占13.3%,仅与配偶居住的空巢老人(夫妻户)占21.5%,与配偶及其他成员共同居住的占42.0%。高龄老年人中单独居住有25.0%,仅与配偶居住有18.5%,与配偶及其他成员共同居住的占16.1%;不与配偶居住,但与其他成员居住的占40.4%。

  缺乏自我健康管理:

  超六成老人过去一年没体检

  调查还发现,广东老年人身体健康状况不容乐观,特别是高龄老年人。调查结果表明,仅有32.3%的老年人认为自身健康状况非常好或比较好,43.8%的老年人认为一般,23.9%表示比较差或非常差。其中,高龄老年人中表示自身健康状况比较差的达到28.6%,认为非常差的有8.4%。老年人慢性疾病患病率较高,占77.3%,最常见的五种慢性病分别是骨关节病、高血压、白内障、心脑血管疾病和胃病。

  同时,老年人身体锻炼不多,对自身健康管理较为缺乏。如从不锻炼的老年人占了47.2%,65.4%的老年人在过去的一年没有体检,而高龄老年人中58.5%从不锻炼,68.1%近一年没有接受过体检。

  照料护理服务需求迫切:

  失能、半失能老人占15%

  与健康状况息息相关的,是老人的自理能力。数据显示,广东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规模大,照料护理服务需求迫切。在日常生活方面85%的老年人完全自理,13.1%的老年人部分自理,1.9%的老年人完全不能自理。这意味着广东有15%的失能、半失能老人,虽然比重不高,但由于基数大,绝对数不少,且随着年龄的增加,完全自理的比重下降,需要照料护理的老年人比重也明显上升。80岁及以上的老人中需要照料的比重就高达35.0%。

  看病贵问题仍然突出:

  14.2%的老人患病后自我治疗

  老人健康状况欠佳,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仍较为突出。调查显示,老年人患病后,有81.5%的人会找医生看病,有14.2%采用自我治疗的方法,也有4.3%的人对疾病不进行处理。老年人就医过程中遇到最多的问题是收费太高(55.5%)、排队时间太长(44.0%)、手续繁琐(27.3%)、服务态度不好(9.3%)、无障碍设施不健全(9.1%)、不能及时住院(3.4%)等。而患病老年人不去就医的原因主要是经济困难(44.9%)、自己感觉病情轻微(41.6%)、行动不便(25.8%)、就医麻烦(9.0%)、没人陪同(6.7%)、医院太远(5.6%)等。可见,“看病贵”和“看病难”仍然是当前医疗卫生最大的问题。

  个案:

  独居婆婆每到过年最焦心

  越秀区的建设街是独居老人较为集中的区域。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有1000多名65岁以上的独居、空巢老人。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独居老人时时感受到社会温暖,但仍然要面对种种生活上的困难。

  今年82岁的甄婆婆住在建设大马路西十街,自儿子出意外、丈夫因病过世后,她已记不清自己独自生活了多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甄婆婆疾病缠身:患有肾、胆结石,加上动脉硬化、高血压等,平时走几步都要人扶。去年,甄婆婆生了一次“蛇”(带状疱疹),足足10个月才治愈,去医院打针吃药,如果志愿者没有时间接送,就只能在保姆的搀扶下打的前往,一来一回,费用不菲。

  转眼又到春节,甄婆婆又要考虑一个苦恼的问题:保姆回家过年,谁来照顾自己?过去几年,甄婆婆换了好几个保姆,保姆的工资也从每月1500元升到2000元,加上包保姆吃住,婆婆每月的退休金及补助就花掉三分之二。即便如此,想请到合适的保姆也很难。去年5月,上一任保姆回乡下,只能请到个60多岁的男性远亲当保姆。做了7个月后,男保姆也走了,因为照顾起居太不方便。如今,甄婆婆只能靠一位好心的女性朋友照顾,这位阿姨白天上班,晚上来帮婆婆煮饭,婆婆过意不去,会硬塞给她一点钱补贴交通费。

  房屋日久失修,也常常闹些小毛病。下水道堵塞了两个多月,一直都疏通不了,“每天臭烘烘,不知怎么办,你能不能找人来帮我修下?”婆婆问记者。

  西关小屋志愿者驿站的站长康金华阿姨和一众志愿者,每周探望甄婆婆两次,为其送饭、送汤,但她认为自己能力有限,还是希望社会能建立一套系统的支持,为婆婆解决日常生活的问题。“比如,一些社区开了日托为老人提供伙食,如果这里也有,婆婆每天在家门口就能吃上饭,就不用花高价钱请保姆来煮饭了。”

  建议:

  依托社区发展居家养老

  针对以上状况,邓智平从政策层面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建议完善家庭和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包括改善家庭适老居住环境,加快推进公共设施无障碍改造,为老年人提供安全、便利、舒适的城市生活环境;配套建设社区养老服务设施。

  二是建议健全以社区为依托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具体地说,要建立县(市、区)、街道(乡镇)、社区(村)三级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并通过政府补贴、用者付费、公益慈善等多种方式筹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运营费用,形成政府购买服务、市场有偿服务和志愿者公益服务相结合的服务供给机制。”

  三是建议建立养老服务信息网络。“包括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平台,提供紧急呼叫、家政预约、健康咨询、物品代购、服务缴费等适合老年人的服务项目,以及建设养老机构信息平台,并与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平台互联互通,实现居家、社区与机构养老服务的有效衔接。”

  提醒:

  独居老人应评估居家安全

  及时求助别怕麻烦人

  广州义工联高级社工主任林晓芬长期为独居老人服务,她建议独居老人要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充分了解,并及时将自己的情况告知家人。建议老人定期体检,有病痛及时就医。林晓芬说,许多老人都抱着“不愿意麻烦子女的心态”,身体不适也不到医院检查,每天强忍病痛,认为“忍一忍就过了”,这样的做法不可取。

  其次,独居老人应该根据自己的行动能力,评估居家安全,及时安装扶手、铺设防滑工具。

  另外,还可以通过建立社交网络,及时获得帮助。比如,老人在家时间比较长,活动范围也不大,可以多认识邻居,邻里互助。老人在退休以后,也可以逐渐将生活重心转移到社区,在社区担任义工、参加活动及健康讲座、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建立一个新的社交圈。让社区成为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和互助平台。

责任编辑: GD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