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难保存 火中拖出6辆摩托 疯狂盗卖游戏装备

马东演讲大开脑洞:骚浪贱是我打开世界的方式 腾讯娱乐讯(文 程佳)11月8日晚,2016冬季腾讯娱乐“星空演讲”活动在北京天桥剧场举行,前央视主持人、现互联网公司老板马东作为第三个演讲嘉宾登台。作为现在广受90后们追捧的“马东东”、“MM马”,马东用语言和文字的演变经历,分享了自己对当下时代的思考——文本思维可能会消失,而图象思维的方式将成为流行。一登台,马东就调侃自己的背景配图“P的有点过”,对于自己如今广受年轻人喜爱的主持形象他也幽默表示,“有人说我装嫩,有人说我骚浪贱,都不重要,这是我在节目里的形象,这是我打开世界的方式”。什么才是打开世界正确的方式?马东调侃了一圈现场嘉宾,“汪峰是通过嚎叫……歌声打开世界的”,“刘震云老师靠文字打开世界,一句话能说明白的非得写一万句,因为稿费是按照字数结的”。至于马东自己,他通过分享人类历史上语和文字的两次发展故事,总结了自己对时代的思考。从远古语言和语法的诞生,到结绳记事和文字的出现,再到近代的繁简之争,以及如今网络语言的泛滥。马东认为,不管哪种语言形式,并无高下之分,“只要文字和文本要能够帮助我们更好、更高效的传输信息,这就是它存在的最大作用。”在马东看来,文本思维变革的时代或许也已经来临了——因为我们进入了一个图象阅读的时代:日本漫画的受欢迎,手机对我们阅读习惯的重塑,以及影视、云端图象和翻译技术的飞速进步……都在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这些改变会成为我们打开世界的新方式吗?马东认为,或许我们正处在伟大的变革中。梁文道在演讲后登台,他向马东发问,“我发现我完蛋了,我是个快要被干掉的人,因为我居然还在看文本,而且是印在纸上的文本,怎么办?”马东笑答“那我救不了你”。马东最后总结道,“我所说的不是文字和语言会消失,而是文本思维会消失,而更年轻的,更图象思维的方式,可能会同时出现。”马东演讲实录——大家好。对不起,这张图P得有点过,站在这张图下面有一种骗子被抓到现场的感觉。所以我是马东,上面那个是MM马。观众:马冬冬。马东:你贵姓?有人说我装嫩,有人说我骚浪贱,都不重要,这是我在节目里的形象,这是我打开世界的方式。每个人打开世界的方式都不一样,今天我们有好多嘉宾,有的人是通过美丽打开世界的,有的人是通过嚎叫,歌声打开世界的。我特别喜欢汪峰老师,他的歌声总能唤醒我基因深处进化之前的情绪,我特别喜欢他,有些人是靠文字打开这个世界的,我特别喜欢刘震云老师,他跟我们说一句顶一万句,既然一万句能用一句说明白,为什么你非写一万句?后来说,是因为他的稿费是按照字数结的,这样我就明白了,所以他后来写一本书,说我不是潘金莲,我再也不信了,在我心中刘震云老师就是潘金莲。所以每一个人打开这个世界的方式不一样,但是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全人类打开这个世界的方式或者叫做认知革命是不是不一样?非常感谢星空演讲请我来跟大家交流,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觉得既然是星空演讲,大概是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可以说些虚无缥渺,有的没的,谁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假的那些问题,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叫做我们打开世界的方式变了。我说个大前提,我觉得从全人类的角度来讲,我们的认知经历了两次的界越,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第一次是语言,第二次是文字,这两次重大的变革在我今天看来都好像理所当然,好像我们说话是与生俱来的,我们甚至识字都恨不得是与生俱来的,但在很久很久以前并不是这样,我们设想一下人没有语言的时候是什么样,他们跟我说人跟动物最重要的区别是人会使用语言,但有科学家也说,说动物有语言,他们在有些鲸鱼,比方说大鳍鲸、座头鲸在交流当中竟然发现了简单的语法,然后有人在观察猴群和猩猩群的时候发现他们有单词,我特别想问他们那单词里面我爱你和骂人的话到底是怎么说的,因为我觉得那是语言最基础的东西。后来有科学家说,其实人科里面不仅仅有我们现在的祖先所谓的智人,还有好多,比方说像北京猿人、像尼安特人,在进化当中被智人干掉,干掉他们的原因是什么?最近有一本书特别火,叫《人类简史》,作者告诉我们说,重要的是智人掌握了语言且会说瞎话,因为会说谎,就可以描述一些现实世界并不存在的东西,从而加强了组织性,完成下一步的进化,就干掉了其他人。我们想这是不是宗教的开始,但是语言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能完成人和人群落和群落之间的交流,但是他无法穿越时间,也就是他没有办法把自己的经验告诉下一代,怎么办呢?往墙上画画,不,中国人讲,结绳记事,就是我给绳子打个扣记住这件事,比如我栓个扣栓在手腕上,记着刘震云老师欠我二斤鸡蛋。有女生会在这个手腕上系个扣,系着说我现在这个孩子是隔壁老王的。不管是系什么吧,中国人讲说我们文字的发端叫结绳记事,直到文字真的出现,我们看一看最早的文字是什么样?这边这个是苏美尔的文字,这边大家都知道是甲骨文,据说苏美尔的文字比甲骨文早很多很多年,几千年,但是我们发现文字的发端是一样的,全都是画画,所以我们是最早用画画去表达这个世界,后来文字可能经过了各种各样的进化到现在你看到那么多种语言和文字,但是我们就以汉字为例,他是从画产生出来的,这是甲骨文里面的12生肖,我的属相和我的姓都在里面,能找着吗?我姓马,是这边数第二列第二个字马。猴比较好找,最角上的这个就是。我们单就中国人的文字来讲,自从有了文字一个重要的问题就出现了,他写在什么地方?中国人的文字最早的,我们知道,写在龟背上,龟壳上,写在牛骨上,为什么?太难保存,文字要想穿越时间怎么办?他必须保持足够的复杂性,也就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我们把它出土出来,从它的偏旁部首我们依稀能知道这是哪个字,所以文字的复杂性在那个年代是必须保持的。到后来,我们进化,我们找到了竹子这种东西,我们就开始把字刻在竹简上,但是为了在一条竹简上面刻更多的字,你让一本书不要太多卷,你会发现汉代的隶书是扁的,它为什么是扁的,在今天书法家会有一万个理由告诉你,但是他最初就是因为想在一个竹简上刻更多的字,所以你可以想象,那时候文字往下传的传输成本是非常高的,后来我们发现了写在布上,羊皮上,直到我们发明了纸,直到纸很普及了,印刷术出现了,直到最近我们发明了屏幕,甚至有柔性屏幕,你会发现你写字这件事情从根本上变化,以前我们要横平竖直的写字,今天你有讯飞输入法,我不是给他打广告,我是真的在用他,我为什么说什么你们都觉得是广告呢?所以我们输入的方式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这儿我们把这个话题岔开说一下汉字的繁简之争,有人说汉字繁体字多么多么美,所以简体字没意思,简体字亲不见,爱无心,产不生,厰空空,有云无雨,开関无门,这在审美上我是同意的,因为你把汉字作为一种美去了解去分析,但是在文字的传承这件事上,刚才上述的种种说法不过是一碗鸡汤,因为文字一定是由繁到简的,他是为了方便传播。我们举个例子,五六十年代,就是现在简化字的这一次简化为什么?因为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中国人的文盲率是85%,也就是识字的人不超过15%,而同时期的日本呢?吉田茂在《激荡的百年史》里面说,在1910年日本人因为明治维新,1910年的时候他的初中毕业率是90%,我们在那么多次中日战争当中吃了那么多的亏,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其核心是不是教育,教育的核心是不是识字率,所以汉字简化是一件空前伟大的事情,因为从五六十年代到今天我们实现了85%90%的识字率,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几千年的文明当中都没有过这么多人同时认字,为什么?因为简化字,如果我们的字都是这样,难度都是这样,我们会不会有遗憾呢?好,这是一句题外话,这是关于汉字的繁简之争。文字本身是不是向前进化的?是的,有的是表意的,有的是谐音的,这是最近才出来的几个字,然后有人担心说,这是不是污染了汉字的纯洁性?我觉得这是杞人忧天,因为汉字是活的,谁能在今后的字典当中存活下来完全取决于几十年之后,我们是不是还使用它。我做了一个节目,叫《汉字英雄》,《汉字英雄》里我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小时候学写字笔序特别重要,就是先写哪后写哪,我发现《汉字英雄》里的小学生小朋友不管这个,他们基本上是在画汉字,当时我和于丹和刘震云老师和高松老师都痛心疾首,说你们怎么不好好写字,节目做完了以后我回想一下,我觉得我们对笔序的追求是因为我们要高速的输入,我们要更快捷的写下来,但是在今天的小朋友使用汉字的时候,他们的输入法,他们的输入方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们应该允许他们用图象的方式去记住汉字,或者叫他们没有那么尊重笔序这件事,并不见得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所以他们的字是画出来的,那综上所述我们想说的是文字很伟大,但并不庄严,什么意思?文字活着才是他最大的作用,在每一个时间在每一个阶段,他只要能够帮助我们更好、更高效的传输信息,这就是文字最大的作用,文字如此文本也是这样。给大家分享一个我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很激动,唐代一个诗人叫祖咏,去考大学,题目是“终南望馀雪”,作文题目,但是不是写作文,是写12句的语言长律,六韵,他写《终南阴岭秀》,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12句,你为什么就写4句,大哥说了特别牛逼的两个字,流传千古叫意尽,就是我的意思说完了,再写就是多余,这个故事很传奇,但是他中间表达的是什么,在我看来他表达的是我们的文本思维里面,因为文字的传输成本很高,所以在文本思维里凝固必须要言简意赅,语言文字要意味深长,要凝练隽永,要有言外之意,什么意思?其实是越短表达的信息越多,可能会越好,如果这是我们的文本思维的话,下面就是海阔天空的时候,我可以胡说八道了,我们将面临的是要不要打破我们的文本思维,他的起点是哪里?是我们进入了一个图像的时代。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日本漫画,日本一本漫画里面没有几个字,但是他从五六十年代开始,在日本培养了一代一代的动漫人口,漫画人口,欧美也是这样,中国的漫画人口应该是从80年代开始,但是看漫画的人在漫画里得到和我们看那些长篇小说,那些字儿特别多的书,体会的是不是不一样?他们真的有谁轻谁重吗?有很多人说,你这是浅阅读,要去看长篇大部头,真的是这样吗?因为我觉得衡量这一切的标准是不是信息量?单位时间获取了信息量多少,现在好多人都在看漫威的电影,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电影技术手段的进步已经能够在大屏幕上让我们一次一次地再现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的那些奇特的景象,但是他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图像思维的冲击,至少我个人如此。我可能上了岁数,我眼花,所以我以前手不释卷,至少看杂志是习惯,我现在一个手机有时读文字,有时看视频,我觉得我接收的信息量是一样的,只要今天的图像生产者能够把同样有质量的信息传输给我,我就是幸福的,所以我们今天看到弹幕,但是未来的弹幕会不会是这样的?我们不知道。今天我们的阅读生活,今后会不会改变成为观看生活,我们通过阅读来学习,会不会转向通过观看来学习,你的认知来源于文字的时候,他有很多抽象概念会被建立,他里面有直接的逻辑关系层层相扣,但是认知来源于图像的时候,你的看法会建立在印象和情绪当中,他很复杂,但是他的确传输给了你更多充满你大脑的信息量,我们可能会说文本的时代,文本思维的时代要过去了,我这是危言耸听,但是毫无疑问文本永存,如果我们人类面临着下一个认知的界越的话,我们姑且拍脑门子一想,会不会是图像思维?如果今后,我们今天有很多很多的视频接收渠道,今后还有必要,我们会说我们的通信,我们的了解世界的方式还会不会产生重大的变化,我们说六度空间理论,就是任何两个陌生人之间,这个世界上都可以通过六个人找到对方,但是如果以后翻译软件已经技术完全成熟,通过VR我会不会把任何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通过云端的图像、声音和翻译技术展现在我面前,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语言的发言塔会不会哄然倒塌,我们是不是面临着一个人类伟大的认知借阅的时期,我们不知道,我说这些显得我特别神经病,但是谢谢星空演讲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把这些神经病的想法跟大家分享。最后,也谢谢大家对我的打开世界的方式保持了足够的宽容,谢谢大家。主持人:谢谢马东,我发现听完马东讲这个话之后我完蛋了,我是个快要被干掉的人,几乎就像北京猿人跟尼安特人一样,因为我居然还在看文本,而且是印在纸上的文本,怎么办?马东:我救不了你。主持人:我都救不了我自己对吧?不过我好奇,就假如说在您主持的节目里面,今天一位辩手,轮到他该说话了,他给你摆出一幅预辩已忘言的模样,跟着拿出一幅图画出来,代替这一张画顶一万句,然后也意尽,你们怎么办?马东:我们所说的不是文字和语言会消失,而是文本思维会消失,因为我们长期受文字和文本的训练,我们会有一套文本逻辑在心里面,今天我们的辩手在《奇葩说》的现场所说的每一句话,那些金句都是文本思维的结晶,他们会存在,我只是说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他们是更年轻的更图像思维的方式,也可能会同时出现。主持人:好,我们期待一个图像思维的奇观,谢谢。马东:谢谢大家。主持人:谢谢! 【演讲实录】马东:骚浪贱是我打开世界的方式相关的主题文章: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