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托组团承包诊室 老中医开出“天价药”-搜狐新闻 切尔西球员辱华

医托组团承包诊室 老中医开出“天价药”-搜狐新闻  违规承包中医诊室,雇“医托”在各大医院将外地来京就医人员骗至诊所,采取无行医资质人员冒充医生助理和导医,夸大医生身份及治疗效果,开具高价中药的方式诈骗60余人财物。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19日获悉,赵合彪等15人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个月至1年7个月不等。   北京朝阳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至8月间,赵合彪、李宜蓉、唐高武等人在朝阳区南湖西园杏林仁海门诊部内,承包门诊部中医科不同科室,雇佣医生刘宏恩、彭君等人问诊,组织“医托”冯家菊、黄响秀、李建社等人在北医三院、北京儿童医院、同仁医院、北京中医医院、北京肿瘤医院等各大医院,将主要是外地来京的看病人员骗往该门诊部就诊,并采取由无行医资质人员冒充医生助理及导医、夸大医生身份和治疗效果、开具不明配方“天价”中药等方式,骗取王女士等60余名被害人财物,非法获取高额利润。   经查,医生彭君所在诊室涉及数额9.8万余元、医生刘宏恩所在诊室涉及数额7.6万余元、医生吕雅琴所在诊室涉及数额5.4万余元、医生张继邦所在诊室涉及数额3.4万余元。   同时,门诊部财务王琼,负责收取被害人钱款、返还承包人赵合彪等人的提成为被害人退费等工作,为赵合彪等人的诈骗活动提供帮助。   2014年8月6日,被告人被抓获归案时,公安机关同时起获物品若干、赃款17万元。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注意到15名被告人年龄在27岁至71岁不等。15人中,7人为诊室的承包人,同时兼任医生助理,这7人中除27岁的胡乔为大学文化以外,其余6人均为小学、初中文化,是老乡;4名医生在团伙中年龄较大、文化程度也相对较高,年龄在57岁至71岁不等。   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最终,朝阳法院作出上述判决,现一审判决已生效。   揭秘 医托大医院“狩猎”专骗老乡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了解到,这个杏林仁海诊所一共有4个诊室,儿童病、皮肤病、肝病什么都看。每个诊室1名医生,两名“医生助理”。   医生到位后,医生助理开始寻找老乡作为他们的可靠“医托”,负责把病人介绍过来。一名“医托”说,他平时就在同仁医院等知名医院寻找“猎物”,看到病人就上前搭讪,问明病情后就和患者说她有亲戚以前也得过同样的病,在杏林仁海医院治好了,还全程护送患者到这里就诊,如遇看病的老乡,她就会用家乡话跟对方拉近距离,取得信任。   据法官介绍,这些“医托”行骗通常有两招,一种是以“患者”、“患者家属”现身说法;而另一种则是假扮医院“医导”或者其他工作人员,谎称受害人要看的专家不在该医院坐诊,诱使被害人去涉案门诊。   据一名受害人女儿说,她的母亲到北京治疗股骨头疾病,到了三甲医院门口,就有一男一女上来搭讪,男的说,他的病就是在杏林仁海看好的,只花了7000多。结果,经一位老中医简单问诊后,开了几副中药她母亲花光了5000多元,简直是“天价”回去时在网上查询后才知道被骗,也不知是否对症,根本不敢吃,结果老人回家就病倒了。   调查 病人消费一万 医托拿走七千   当你千里迢迢来京求医,刚下火车,一两名“工作人员”或“热情老乡”就主动询问你的病情,并“好心”带你找“专家”看病,然后狠狠宰你一笔。这些人,就是混迹于北京西站地区的医托。   去年七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在北京西站暗访发现,医托们在这里“组团忽悠”来京就医的患者。他们自制车站工作证、身穿蓝色制服,组团形成连环骗局,骗外地来京就医者到一家名为“百德堂”的中医诊所就诊。同样在北京站、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阜外医院、301医院也是医托的重灾区。行内人士揭秘,此况已存在近20年。医托跟小医院倒三七分成,患者消费1万元,医托拿走7000元,而这些都是患者的“救命钱”。   这些医托盘踞在北京西站出站口已近20年。一名医疗行业的知情者透露,这些医托基本都是湖南籍,规模大概七八十人,以前是往各小医院、诊所拉人,大概五年前,这些人开始固定往百德堂拉病人。   “现在,医托分成的行情是三七开。”2015年7月3日,南三环一家民营医院,老板刘金生(化名)透露,现在很多小医院、诊所跟医托分成比例是“三七开”,而且是“倒三七”,也就是说,医托每引过来一个病人,病人在医院消费1万元,医托拿走7000元,医院只留3000元。   刘金生在北京开小医院10多年,也是靠医托活下来的。他说,医托这行以湖南籍和河北籍为多,两股医托势力都是靠老乡关系发展起来的,除了老乡介绍,外人万难加入,河北籍医托群体中,有部分是东北籍人。   “别的人根本插不进去。”刘金生透露,很多医托常年固守一个地方,周围的关系也打点得很好,如果有入侵者贸然进入“势力范围”,根本不用医托动手,会有人出面驱逐。   在刘金生看来,这些年,医托分钱的比例也是越来越高,医托生意最好的时候是暑假期间,现在有的医院和诊所给医托75%的分成。   纵然如此,刘金生称,在北京大医院看病的多是得了疑难杂症或大病的外地人,一些小医院如果不使手段,压根儿就不可能有很多病人来就诊。有了医托,一个三四百平米的小医院,每天流水能达到三十多万元,除去给医托分成,一年下来,也能落下几百万元。   新京报记者 刘洋 孔晓琦 刘保奇 程媛媛 编辑 刘泽宁相关的主题文章:

« »

Comments closed.